搞社企「Start噏」,你要識啲乜?

https://www.thestandnews.com/culture/%E6%90%9E%E7%A4%BE%E4%BC%81-start%E5%99%8F-%E4%BD%A0%E8%A6%81%E8%AD%98%E5%95%B2%E4%B9%9C/ 我走入中菜館,驟眼看和一般餐廳沒甚麼分別,都是賣家常菜式。但…這裡的待應好像都快可當我爺爺了… 我忍不住問替我們下單的伯伯:「你們在這家餐廳做很久了嗎?不打算退休嗎?不會覺得累嗎?」 伯伯微笑:「我退過休了。」 「欸?」 伯伯續說:「我今年64歲。早幾年退休,可是每天在家百無聊賴,倒不如繼續工作。」 閒聊下才知道這家叫「銀杏館」的中菜館是一家社會企業,專門請老人家,令一些經濟或心理上有需要的長者有工開。 那是好幾年前,亦是我第一次幫襯「社企」。 *** 「評判可以開始發問。」 主持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當下。 我正身在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搞的「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」饒宗頤文化館的總決賽現場,剛好就在銀杏館舊址旁邊。 所謂社企,就是要以商業營利模式,同時幫助解決社會的問題。傳統的社企就如庇護工場或銀杏館這類,透過聘請弱勢社群工作來舒緩社會問題。當然,隨著新型企業越來越科技化,社企亦一樣在進化。 「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」(HKSEC)來到第十屆,比賽的項目總監徐苑思 (Elsie) 就說今年多了不少以科技解決問題的社企參賽。 台上的「上有高堂」就是科技型社企。他們的網上智能問答平台可以根據情況,提議最切合家中長者出院後的長期護理方案。 「醫管局都有提供出院規劃服務,而且他們的諮詢由社工、護士等專業人士負責,你的服務有甚麼額外價值?」 「你說會收取不同護老服務商費用,以換取他們能夠通過你的平台宣傳。那你如何保證你們的提議不會因此對有交費用的服務商有利?」 在幾位大學生介紹完概念後,幾位評判的問題言詞犀利,一針見血。作為旁觀者都不免為他們暗捏一把汗。幸好參賽的學生雖然有點緊張,總算得體地回應了評判的問題,也聽得出答案是準備好的。 賽後我跟評判和參賽隊伍聊天,才發現原來搞「Start噏」(初創)社企有這麼多學問。 HKSEC 評判之一、長者安居協會的行政總裁梁淑儀,圖片來源:hksec Irene:「如果想得不夠透徹,大家只是靠一腔熱情,自我感覺良好。」 做社企與普通「Start噏」最不一樣的是開始的動機。社企要用不同的網絡和資源去舒緩甚至解決一些社會問題,而同時間能營利。當中究竟想要解決甚麼社會問題至為重要。 評判之一、長者安居協會的行政總裁梁淑儀 (Irene) 最著重這一點,認為初創社企猶如「煲湯」,需要時間細火慢熬,「整個過程不是只講創新。要參與,必須先去認識問題的癥結和核心在哪。我會看他們有沒『熬』清楚自己的概念。很多人有好的原意和創意,但要看大家做的事是否真的幫助到那個社會問題,要像射箭般正中紅心。」 Irene覺得了解問題是創業的準備功夫。「當你還未開始時,你的準備工夫越足夠,就越能去理解當時的形勢。一開始已經準備好Plan B,甚至係C、D、E。知道遇到不同的情況找誰怎做。如果準備充足的話,遇上的困難就會少一點。」 例如以手機程式幫助視障人士看餐單、讀新聞的參賽隊伍「iSEE MOBILE APPS」創立人雷健青的舅父就是視障人士。多年來他從舅父的日常生活已經十分明白社群最迫切需要的幫助,才能設計出簡易但又貼心的程式功能,例如辨別紙幣面額。 iSEE MOBILE APPS Alan:「創業所有事都要自己做。」 除了評判,我也問過參賽者:「點解要參加比賽?」 獎金?履歷?一開始我以為參賽隊伍都是衝著履歷表好看和獎金而去(畢竟冠軍最多可有三十萬元啟動資金呀),誰知道問了參賽隊伍才知道他們志在更多。 Peacify隊員Alan和Johnny給了我第一個答案 — 學嘢。 Peacify是一個幾個香港工程學生的產品概念。他們研發了一對可以量度嬰兒心跳、血氧和睡眠質素的智能襪子。他們以此創立社企,卻對營商一竅不通。 Peacify的隊員,圖片來源:hksec 「之前以為請一個人負責宣傳,我們專注做產品就行,原來不可以」組長Alan說。「宣傳、被記者採訪、接觸顧客,都要自己一手一腳做。」比賽由選拔到決賽為期半年,Alan坦言這個比賽都幾「Chur」(辛苦),每個月要交不同的文件,如報告進度、財政情況等。不過肯付出總有收獲。 「這幾個月學了好多東西,例如怎樣計好自己盤數。工作坊教了我們怎寫每個月要交的文件。有些可能我們聽也沒聽過,例如財務報表,都教得很詳細。我們一開始只預計了人工,但其實有很多隱藏的支出。導師提醒了我們,之後售價就可以計得準一點。」 Elsie 補充指,HKSEC由中文大學舉辦,所以會比較著重教育。「不是只是比賽,之後就『拜拜』。雖然叫一個比賽,但最重要的,是一個教育的過程。我們希望他們半年來參加不同的工作坊,都可以學到東西。贏了比賽之後,我們都希望繼續扶他們走。」 Eddie:「不同的新公司或者社企,在不同階段有不同需要。」 Elsie本業是企業顧問,為不少世界500強企業做創新策略諮詢。她說為企業做諮詢,因為對方都是資深的管理層,探討的問題都較複雜。初創公司最大的不同就是可能他們未必有基本的商業知識,所以要一邊給意見一邊教。 正如金融科技社企Heycoins的團隊,雖然憑著將硬幣轉成電子貨幣,零頭捐到慈善機構的兌幣機,贏過不少科創公司比賽,但他們覺得導師(Mentors)的人脈更為重要。 Heycoins,圖片來源:hksec Hey Coins最後贏得冠軍,圖片來源:hksec 兩位隊員Adam和 Read more about 搞社企「Start噏」,你要識啲乜?[…]

財金解碼——視障人士福音 用「i」看世界 免費手機程式 助用膳購物

Link: http://hd.stheadline.com/news/columns/350/20170612/574697/ 因為身邊有失明的親友,引發4位年輕人想運用科技幫助視障和失明人士。4人組成「iSEE」,設計多個免費手機應用程式,解決視障人士在用膳、接收資訊和購物時面對的問題,他們獲得數碼港的「創意微型基金」、香港青年協會等機構贊助,得到合共超過10萬元的起動基金。 從事電腦科技工作的馮廣照(Michael)、雷健青(Ching)、譚皓元(Derek)和潘展宏(John),發現在不少先進國家都有方便視障人士的科技產品,但本港卻缺少這方面的產品。他們了解到視障人士很希望嘗試利用新科技,解決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問題。因此,4人花了4個月時間,研發出3款應用程式,讓視障人士生活更方便。 掃描二維碼讀出餐牌菜式 iSEE是香港青年協會賽馬會社會創新中心「賽馬會社創培育計畫」的其中一個個案。去年11月推出的「iSEE」目前有3款應用程式,分別是「iMENU」、「iMONEY」和「iNEWS」。iMENU讓用家可在和iSEE合作的20多家餐廳中,通過掃描特定二維碼,手機便可讀出餐牌上的菜式內容,令視障人士可慢慢選擇;iMoney通過手機拍攝功能,自動辨認不同紙幣,方便用家購物;iNEWS則讓用家聆聽不同的新聞內容。 用家可在手機商店上免費下載以上應用程式,然後學習簡易操作,如用手掃兩下屏幕,手機便會自動讀出內容,用家再連按兩下,便可使用該功能。 儘管4人熟悉編寫程式,但在研發時仍面對不少困難。Michael指,本港欠缺可以參考案例,所以4人要由零開始;其次,當他們想擴大發展,但卻欠缺資金。為解決資金問題,他們從多方面開源節流。首先,跟iSEE合作的餐廳商戶可以參加認證計畫,商戶只要繳交500元給iSEE,他們會安排視障人士神秘顧客到餐廳體驗,最後會給予回饋給餐廳。 將推進階收費版 冀自負盈虧 他們亦會向一些專為視障人士增設網上服務的機構,以顧問形式提供意見,以賺取收入,每個項目的收費可過萬元。另外,他們計畫在8月推出收費版本的進階版iSEE應用程式,加強程式的內容,如在粵語以外加上英語餐牌和新聞閱讀,將iSEE推向國際市場。除了4位創辦人,他們還聘請了兩位員工,合共6人團隊。該平台曾得到數碼港的「創意微型基金」、香港青年協會等機構贊助,得到合共超過10萬元的起動基金,加上數萬元的積蓄來維持營運。目前iSEE已經達到收支平衡,今年他們希望可以有1000名用家,長遠目標是做到自負盈虧。 「認錢」最受落 研改進技術 Michael認為,他們的優勢在於熟悉電腦和視障人士的需要,而且跟多個非牟利機構合作,是值得信賴的公司。他們跟失明人士機構合作,讓目標用戶親身體驗和評價,然後根據評價再改良。Ching指目前最受歡迎是辨認紙幣功能,她坦言想改進iSEE,令平台可辨認更多東西,如文件、顏色和外幣。 除了直接幫助視障人士,Michael稱他們的目標是喚起社會對視障人士的關心,了解到他們經常在日常生活中碰到大大小小的問題。 Ching認為年輕人若果有好的意念,應該勇於創業。在創業之前,可以先在大公司工作一段時間以了解社會運作。Michael則指,即使面對困難,也可跟夥伴一同解決。他們都認為創業的成功或者失敗經驗都非常珍貴,不能從書本或工作中體驗。 財金解碼 本報記者